他的天资虽然比夜莺和白红颜要弱了一根本不可

 有些时候,用巧劲永远比用蛮劲更有效果。
 
    可惜夜莺这一下并没有一击成功,那把钝了的柴刀反而起到了相反的作用。
 
    不过这中年男人知道夜莺的心情,于是也没有任何的苛责,毕竟眼下互相指责是没有任何效果的,逃离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 
    让人值得庆幸的是,这么一会儿的工夫,他们已经离开山顶三百多米了!
 
    这是个让人感觉到欣喜的距离!
 
    如果不是这中年男人先前在山顶上迷倒了十几人,他们根本不可能取得这样的突破!
 
    现在,对于他们而言,每跨出一步,都意味着距离成功又近了一步!
 
    夜莺从来没有对距离如此的敏感!也从来都没有对缩短距离这件事情如此的渴望!
 
    她想离开这里!
 
    这片连绵的青山看起来郁郁葱葱的,但是实际上却是个大染缸!
 
    谁说江湖之人就一定是淳朴的?一定是那种只懂得埋头练功的苦行僧?
 
    这里的勾心斗角一点都不比官场和职场中差!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!
 
    夜莺的眼睛里面透着渴望,她只要离开翠松山区域,那么就是天高任鸟飞!就算是张不凡亲自出山,都不可能在滚滚红尘之中把他的女徒弟给找出来!
 
    可是,一切真的能如他们所愿吗?
 
    “速度再快一点!”
 
    夜莺喊了一声,身形骤然飞出了好几米,右脚在某块山石上面轻轻一点,然后再度腾飞而起!
 
    身轻如燕!
 
    她的极致速度一发挥出来,那个比埃尔霍夫的手下便明显有点跟不上了,后者的潜行和隐蔽能力虽然很强大,但是速度上却是不如夜莺的。
 
    尖锐的哨声忽然在夜色之下响了起来!破风之声也更多了!
 
    很显然,张不空在这座山上埋伏了太多的人手,要是夜莺这边出了什么状况的话,他们每个人都会受到严重处罚的!
 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谁还敢怠慢?
 
    那么多人看守一个人都看守不住,要他们还有何用?
 
    在尖锐的哨声突然响起来之后,四面八方都有哨子响起来了!
 
    看来,对方的响应机制也是十分的灵活而全面!
 
    夜莺还没来得及冲到半山腰呢,便看到有十几束手电筒的光亮从前方射来了!
 
    这种加强型的光束,把夜莺的身形照的清清楚楚!
 
    刷刷刷!
 
    夜莺把手中的石头顺势扔了几枚出去!
 
    她虽然在同辈人之中算是小师妹,但是在翠松山的绝大多数弟子的眼中,她可是妥妥的师姐!这不是因为年龄,而是因为辈分!
 
    要知道,夜莺可是张不凡的亲传弟子!她的实力也是远高于普通弟子的!
 
    夜莺的实力高,暗器水平同样不弱,虽然没有龙凤呈祥双刀在手,但是这几枚石头一打出去,同样形成了强悍的杀伤力!
 
    有三个人胸口中招,不仅胸骨发生了骨裂,而且脏腑都受到了冲击,控制不住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!
 
    还有一人虽然没有受伤,但是他的手电筒却被石头直接打碎了!
 
    “人在这儿!”其他人已经开始出言示警了!
 
    他们很聪明,只要围困住夜莺,拖上十几分钟,那么大部队便会赶来了!
 
    到那时候,夜莺插翅也难飞!
 
    “此人是翠松山的叛徒,师尊有令,若是其敢逃跑,立刻格杀勿论!”
 
    一个男人手持雪亮长剑,立于巨石之上,夜风把他的声音给送出了老远!
 
    夜莺的眼睛骤然眯了起来,目光之中满是凝重!
 
    因为她已经认出来了,刚刚出声的那个家伙,赫然便是张不空的大徒弟,杜起名!
 
    此人的年龄已经四十有余,几乎快要是夜莺的一倍了,修武的时间更是比夜莺要长得多!
 
    而且,他的天资虽然比夜莺和白红颜要弱了一分,但悟性也是相当不错的,否则也根本不可能被张不空收为亲传大弟子的。
 
    看到此人出现,夜莺的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来!
 
    虽然杜起名距离夜莺还有两百米左右的距离,可是对于他们这种高手而言,这样的距离着实算不得什么!
 
    夜莺必须要先干掉眼前的十几个人,然后才能腾出手来对付杜起名——如果力拼的话,夜莺未必没有胜算!
 
    就算是打不过,也能跑得过!
 
    阎王好过,小鬼难缠,就在夜莺准备动手的时候,那十几个弟子竟然悍不畏死的朝着她扑了过来!
 
    俗话说,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是三十几只手!
 
    夜莺一声娇叱,一脚踢在了一个弟子的身上,后者的身体才刚刚摔落地上,就有几只拳头要落在夜莺的身上了!
 
    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!更何况双方的实力远不像蚂蚁与大象之间那么大的差距!
 
    夜莺一个旋风扫腿,扫飞了三个人,但是与此同时,她也挨了两下拳头!
 
    对方都是成年男子,这样打她一拳,夜莺自己也觉得有点消受不了!